【喜欢被所有人吸乳的妖女】
            喜欢被所有人吸乳的妖女

  灰色的薄纱睡袍刚刚好适合我傲人的身材。

  里面没有穿任何衣物,乳尖顶着纱布,有点紧。我诱惑的看着他。他,俊朗而挺拔,带着一副黑框眼镜,他,是我的继子。而今天,我的丈夫出差了。他的眼镜直直的盯着我胸前的两点,好想一口咬上去。可是,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原来是丈夫的妹妹前来走访。她还带上了一个正值青春少艾的女儿,正脸儿红红的看着我的继子。她们闲话家常,东拉西扯,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我也没在意。好不容易打发了她们,继子立刻扑上来,将我搂在怀里,堵住我的嘴。
  可是,我「呜呜」的撑住他宽厚的胸膛,指指窗户。他两步飞跨过去,关好窗户,紧扣好;还将门反锁好。然后冲过来,抱住我的腰,大口向我的左乳噬去。
  「噫……」我轻叹一声,凝住身子不动,任他妄为。口水濡湿了薄纱,乳头清晰的显现出来……他用牙齿准确的噙住翘起的奶头,轻轻的咬。

  「嗯……我要……」我挺起胸脯,侧身将右乳送到他的唇边。他乖乖的用大手玩弄。

  「小妖精,我恨不得将你吃进肚子里」他低声地恶恨恨的说。

  其实,我也很喜欢他的爸爸,他的爸爸是我的初恋情人,只不过偷情的感觉令我无法放弃。

  「喜欢吃妈妈的奶吗?」我慈爱的轻抚他的头,一边享受胸前麻痹的快感。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偷情,我没打算将身子给他,只想给他一点甜头。他是北大学子,在迎新会上发言的新生代表,谁又会想到,仪表堂堂,大出风头,在学姐学妹心目中是的白马王子的他,在他的继母的面前,会如同一只狗一般呢?
  「喜欢」他好不容易松开嘴里的奶头,两只大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双乳。
  嗯,好舒服,好有安全感!大手大小刚刚好握住我的乳,软绵绵的乳肉溢出他的掌握,比棉花更加柔软,是一对世界上最柔软而又最勾人的武器,我心里早就清楚这一点了。

  他爱不释手的揉按着,又松开手,从下面托起它们,掂量那迷人的重量,再放手时,看它们迷人的震荡几下,向上柔美地挺翘起来。他在心中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我任他入迷,任他欣赏,只想着他要再逗弄一会儿。我握住他的大手,教他用粗糙的拇指摩擦玩弄我的乳头,我最喜欢这种方式,因为这样才能够将我心里的痒驱除。他用宠溺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抱我坐上宽大舒适的沙发,我背靠他坐在他怀里,让他的大手穿过我的腋下,用灵活的拇指弹弄我的乳头。
  我长长的叹了声,闭上眼镜,享受男人的服侍。轻拢慢捻抹复挑,他的手段越来越灵活,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渐渐的,乳头出现火辣辣的痛感,那薄纱穿在身上,越发显得不适了。

  他果然是个心志坚定,心有城府的人物,我还小看他只有18岁,没谈过恋爱呢,竟然如此有耐性,先哄得我舒服了,以后还不想要什么有什么?

  「痛!」他照我的话,挑弄了才不到一分钟,我却受不了了。

  他听到后立时住手:「当然,你这么娇嫩,一点折磨就会受不了了,何况还隔着衣服?」

  我乖乖得任他褪去我得薄纱,微微挺起胸部,任他定目地看我。只见白皙的乳房被揉成粉红色,还有清晰的男人指印在上头;乳头红彤彤的,是平时的两倍大,颤巍巍的可怜兮兮的翘起。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很妖艳,便害羞的转过头。
  「怎么了,宝贝害羞啊?平时我爸爸没有这样玩过你吗?」

  「没有?!他都在干什么,放着你这个小宝贝儿不去疼爱,还去什么欧洲开会?依我看,你比那些赚钱机会宝贝多了。」

  他象想到了什么,从脖子上取下一样东西。那是颗晶莹剔透,一半白色一半红色的指头大小的珠子,用一条非金非丝的奇怪绳子穿着,他贿赂似的说:「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传家宝,现在我送给你,你以后不可以离开我哦!」

  「这……太贵重了,我不敢收」

  「有什么敢不敢的,你是不是想以后不要我,离开我?」说着说着,他的眼睛竟开始发红了,好像要哭出来。

  「好啦好啦,我收就是了,男孩子哭哭啼啼多难看啊!」

  他闻言立即笑嘻嘻的将珠子戴在我的脖子上。

  「如果被你父亲发现了怎么办?」

  「凉拌!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妻子,还不让我管啊!」他毫不在意这颗显眼的珠子一旦被我的丈夫发现后会有什么后果,我心想,他会不会是色虫上窍了吧。反正,我也无所谓,到时父子相残的是他又不是我。

  看看那颗珠子,红色的部分闪闪发光,和我的红色乳头相映成趣,分外迷人,这可能就是他执意要送给我的原因之一吧。

  我还在欣赏着,他的大嘴一口含上……那颗珠子,眼睛挑逗的直视着我。我不服输的含住他的嘴唇,从他的嘴里挖出那颗珠子。你来我往的,珠子在我们唇间交替,乳白色竟然在我们的口水间,渐渐的变得雪白,红色变得更加殷红,但我们谁也没有发现。

  最后,他一把推倒我,拉开我的双腿,就要进攻我的花穴。

  「不!」

  他听而不闻,大大打开我的腿,盯着那里不放。他是第一次看见真人的那里,自然很好奇。白嫩的肌肤间有一朵粉红色的细长的花儿,花瓣皱皱,顶端是一颗小小的粉红色珠子,双腿合拢后,就变成一道粉红色的线,几不可查。

  「这就是让男人进去的地方吗?怎么这么小?」

  我踢踢双腿,挣不脱他的掌控。本来今天不想给他看的,谁知道他将他从小戴到大的珠子送给我,我一时感动,失去了戒备,情况就不由我控制了———本来这个时候,我应该发指令让下人冒充我的丈夫打电话进来,以阻止这场亲热的,可是现在分不开身去了。

  他的大手如同会发电般,被他一握住我纤细的脚踝,我就软了,任由他更加拉开我的长腿。他看着徐徐绽放的粉红花儿,不禁啧啧称赞。忽然,扑上来,将大嘴覆了上去。

  「啊」我不禁抽了口气,身体踡成一团,双腿将他的大头夹住。

  「不要……」

  他竟然用舌头舔我的粉花儿!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本能指使我不退反进,扭动胯部抵向他的大嘴。

  嗯,好舒服!

  他用那条大舌头上下狠狠地耕犁我的花瓣,丝滑的感觉让他惊喜不已。
  片刻,我的水冒了出来,丝丝缕缕,流进他的口中。他更兴奋了,吮吸那水,发出羞人的「咂咂」声,甚至将那粉红的花瓣含在舌中拼命吮咂,

  啊,他用牙齿轻轻的咬它!!

  我的水流得更欢了。我浑身燥热发痒,微微扭动起来。我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要他永远继续下去,还是想他更厉害些的蹂躏我。

  模糊中,他离开瞬间,脱掉了黑框眼镜,持续吮吸。

  他怎么懂得这么多,他不是还是处子吗?

  我模糊的想,不自觉的扭动胯部,追逐更麻辣的感觉。他的牙齿咬住我的花瓣,我向外扯动,他不放,我继续扯,花瓣被揪住,根部阵阵扯痛的抽痛感觉。真是从未试过!好痛快!!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兴奋的脸,看我不要脸的动作。
  花瓣整个充血了,红得想要滴血一般,我仍然未够。

  「另换一边嘛!」

  他听话,松口,咬住另一边的花瓣,我则闭上眼睛,再度微微扭胯,享受那犯罪般的快感。

  直到真的要滴出血来,我才够了,疲惫的放软自己的纤腰。他大口一张,花儿在再度回到他温暖的嘴中。不过不是被折磨,而是被他安慰。

  舌头掳过可怜的娇嫩,不断的吮咂,他好像很喜欢那味道似的!

  嗯……我好享受他的嘴……如果一辈子都被他含着,那该多舒服!我陶醉的想。真想要求他一辈子吮咂我的花儿。感觉舒服到宁愿下地狱!!

  他……他的舌头……嗯……竟然伸进了我的小穴!!灵活的撩动里面。我浑身一颤,

  一股浓腻到有如固体感觉的水,不可节制的从我体内涌出,手狠狠的抓住身下的沙发,不可逆止的达到了高潮。

  「嗯,」我无力的用粉拳锤锤沙发,高潮来得太早了,:「我还要……」
  听闻巴厘岛的男按摩师是用嘴为女顾客的小穴做SPA,我想,我的继子比他们还棒,不过,不是想要这种服务就可以要到的。

  我吊着眼睛向上看我的继子,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浑身精赤,双腿间的巨物嚣张的展露自己雄厚的本钱……哇,好棒嘢!和他的父亲一样惊人,不,应该比他的父亲还要强劲。

  还未等我欣赏完毕,他长臂一伸,单手抱着我向里面的卧室走去。

  我浑身如绵,只拿眼偷看他的凹凸分明的漂亮肌肉块。很快,他把我抛在一张大床上,然后,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我。

  「啊,好痛!」我无力的撑住他粗壮的胳膊,他太大了,又硬了这么久,我从没经受过。幸亏刚才有过高潮了,否则非撕裂不可。

  「妖精!前戏了那么充分,还喊疼!!你要憋死我了!啊,好紧!」

  他停了下来。可是,手指却摸到了我的阴蒂,一弹。

  「不要!」我又一次颤抖了,刚才残存在体内的快感被瞬间点燃,水又涌了出来。

  他顺势往里面顶去。不要!

  「啊……啊……」巨物次次全根而入,我不知道喊叫了多少声,直到嗓子喊哑了,喊不出声音了,他还在不知疲倦的撞。

  不要啊,我够了……谁把这只野兽抓走啊!!

  漫漫长夜,我得到了几次高潮,都记不清了,知道在最后一次高潮中,我疲倦之极的睡过去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eacherggg 金币 +8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