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龙血沸腾18作者Mr.Go
龙血沸腾18作者Mr.Go
字数:10776


          第十八章翡冷翠的一夜

  两支虫人的回归为翡冷翠带来了狂欢般的欢乐气息。欢歌洒满了翡冷翠的每一个角落,一起掉落的,还有苦尽甘来的泪水和亲切的祝福。

  蝴蝶人和蝉人们在座海岛生存了上万年,却是被革瑞恩和许德拉两大魔兽作为鲜活的食物而人工培育的。这种活着就是为了被吃掉的生活,究竟会有多么痛苦?

  好在,这一切都在英明神武的领主大人的挥手之间,烟消云散了。现在,苦难已久的虫人们,只需迎接幸福的生活就好。

  刘震撼刚回到翡冷翠时,他的心本来是沉甸甸的。因为他临走时,还记得翡冷翠仍然在火系禁咒的熊熊烈焰中燃烧。整整三日抽取自地心的烈焰煅烧,就连石头砌筑的城堡都会碎裂。他深怕一回来,看到的就是一片废墟。

  然而出乎意料地,持续三天的大火非但没有毁掉翡冷翠,反而把这座红土高坡烧成了睡美人形状的坚城,原本的红土全都烧成了陶一般的硬块,愈加坚不可摧了。在留守的海伦和歌坦妮的指挥下,翡冷翠的妇孺们从雪梨城又迁徙了回来,看着迥然不同的家,热泪盈眶。

  拥抱、寒暄、畅谈,整整一直维持到香帕升起,所有的比蒙们才结束了恋恋不舍的忆苦思甜,因为霍比特半身人大厨们已经准备好了最好的盛宴,为了尊重虫人的饮食习惯,今天这场盛宴是以水果和素食为主,为了寻觅最好的仙人果,黛丝和若尔娜甚至亲自在昨天去了盐碱地森林一趟。

  比操场还宽阔几倍的翡冷翠红土高坡顶上,摆满了一看酒知道是临时赶制的竹桌。川流不息的菜肴不停的由童男童女们端上了桌,大堆大堆的篝火燃起来了,驱散了寒冷和黑暗,还有那一堆堆的夜明珠闪耀着光华。这些夜明珠和刘震撼的那颗夜明龙珠相比,简直就是萤火虫和香帕的差别。

  给虫人们安排住宿花费了老刘好大的心思。红土高坡烧成了「紫砂」,固然是件好事,但是却没法再在其中挖掘窑洞了,所以这住房略微紧缺了些。同时,安度兰长老的话也提醒了他。

  「李察,两只虫人部落总共有四千四百八十一人,每个家庭分一个窑洞,也不够分的。而且等开春,人类商人们大批返回比蒙王国,中间肯定会有一批在翡冷翠住宿,这房子可就是个大问题了,必须尽快解决。」

  「这两天就组织熊地精奴隶还有剃刀山大地精们去砍伐些雪松建房子用,被烧毁的桫椤蕉和竹子只能等开春再栽了。不过趁着天冷,可以让那些猛犸族妇孺在那几个空着的大窑洞里把雪蕉也给种起来,虫人们只吃素,咱们这可不是温暖的海岛,冬季哪来的水果?」刘震撼笑着把手里的半身人朗姆酒递给鸳弗瑞族的长老豪尔赫。坎波斯,客套道:「长老,让蝴蝶族们的老老少少好好休息,将来翡冷翠的建设还要指望他们出大力呢。有啥不满意的都跟我说!」领主大人拍着胸脯,豪迈极了,完了才转头吩咐老玳瑁人。

  「长老不用担心,奥特加大师放的这把大火提醒了我,建材的事情不用担心。」
  刘震撼原先在生产队时也曾烧过砖头,来了爱琴之后,反而把这件事给忘了,直到刚刚才忽然回想起来。翡冷翠的红土里富含金属,烧成的砖头硬度非常好,敲一下都能听见金石之声,红土里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冷却下来后就呈现出一种神秘的紫色,间杂着点点金属碎屑闪着星空般的光泽,夹在红土中的沙子融化了,在外面又镀上一层釉,细腻地仿佛来自远东的昂贵陶瓷,显得异常高贵。烧砖的技术还没在爱琴被发明出来,所以翡冷翠民众们看到红土高坡的这种变化,都以为是战神坎帕斯的庇佑,欢欣鼓舞极了。

  刘震撼打的就是红土烧砖的主意,他打算在下次翡冷翠领导高层的工作会议里提出下一步的想法。上次被黛丝教训过后,他就明白了,自己也只是有些鬼才,拍拍脑袋,能冒出一些偏门主意,但是详细落实下去,还得让他们来才行。
  这一阵没头没脑地忙完之后,刘震撼才发现,所有地人全都在,就连几位权仗祭祀也没走,罗比也在,狼骑兵全回去了,唯独不见了歌坦妮和海伦地人影,只到现在还没见她们俩来嘘寒问暖。

  「有点不可思议。」老刘觉得很不应该啊。这两个妞怎么会不来找自己呢?
  不得不说,老刘对自己的魅力一向还是有那么点自信的。

  问过了潘帅才知道,五天前东北行省军队的前哨斥候刚刚来过,他们是准备来参战的,结果没赶上这场仗,据斥候说有一位大人物要来翡冷翠视察,来头好像不小。海伦和歌坦妮早在几天前就去接了,算算天数,应该快回来了。老刘不用猜就知道是维安大萨满和美女蛇导师要来,连派人去接他们的兴趣也没了。
  然而,事情超出了老刘的预料。比起这位大人而言,不论是迎接的海伦歌坦妮还是维安大萨满和美女蛇导师,都成了陪衬。

  「李察,忘了给你介绍一位大人,这位大人是特地来巡视的。」海伦手忙脚乱檫去了眼角的泪珠,整理了一下衣服,单手抚胸,一边往旁边退去一边说道。
  看到连维安大萨满都俯着胸口,弯下了腰。刘震撼眼皮一跳,猛地扭头。一个被满天星辰衬托着的英挺身影从台阶上缓步而上,靴子与瓷实的台阶撞出了一片铮铮声。

  「非常荣幸地有请我们共同的导师,来自西南伦敦城神庙的王国十二主祭之一的何塞·穆里尼奥大人,来比蒙王国翡冷翠领地巡查。」海伦恭谨地再次弯腰,「能够见到您就代表着荣幸,亲爱的穆里尼奥大人。」

  穆里尼奥大人身穿着金色地主祭袍一步一步踏上了最后几级台阶,一个倜傥风流的身影一步一步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主祭大人的胸口部位用红线绣织了一只红色火焰不死鸟和一个莫巴沙九头鸟的描影,这是代表着火凤凰魔宠和击杀了一头超阶魔兽的荣耀。一枚黄金美杜莎徽章别在双鸟描影的中间,战神似乎将所有与英俊有关的东西全部用在了他的身上,主祭大人拥有一对洁白漂亮的翅膀和一头自来卷的白金色长发,身材高挑俊逸,他在台阶阡陌上的每一个迈步而上,都是那么的完美无暇。

  真的太英俊潇洒了!连刘震撼也不得不承认,那天在战场见过的面首军团和美人鱼一族的男子,也根本无法和这位主祭大人相媲美。他的英俊中带着高傲和圣洁,没有一丝尘世间的烟火之气,这种气质只有无聊骑士小说中的白马王子才能拥有。

 刘震撼注意到了主祭大人的腰畔插着的乐器是一根镶嵌着数颗纯净魔晶的黄
  金笛子,这也意味着这位穆里尼奥大人已经达到了默发战歌的超高水平…
  …因为没有一个祭祀可以用嘴吹奏乐器的同时,还能吟唱战歌。

  「您卑微的仆人,匹格族战争祭祀李察向您致敬。」刘震撼在震惊和疑问重重的同时也不忘了假惺惺地行个礼节。茉儿立刻也跑了过了,在自己导师的身后,恭敬地跟随着导师一起行礼。

  「战神与你我同在。」穆里尼奥大人充满了磁性和威严的声音响起了:「李察,不必这么拘束,你我是一系传承的祭祀,你可以和海伦一样,叫我导师。」
  刘震撼很识趣地拉着茉儿的手退到了一旁。

  「李察,这是你的学徒吗?她居然是鸳弗瑞族蝴蝶人?」穆里尼奥大人的声音中略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惊讶。

  「是的大人,她的名字叫茉儿。」刘震撼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在这个主祭大人面前,自己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般,束缚得难受。

  「真是个聪明漂亮的孩子。」穆里尼奥大人的话里充满了嘉许,「既然你是李察的学徒,便也可以称我为导师。不知你可曾结下婚约?」

  刘震撼觉得这位师祖真是气势逼人,在他面前,自己连喘气仿佛都要加倍用力才行。不过听到穆里尼奥大人这么问,心头顿时一紧,暗自揣摩。

  歌坦妮提起过,她的母亲米兰妮还健在,只是生产时落下了病根,身子不太好,连带着跟父亲的感情也有点不愉快。穆里尼奥大人第一眼看到茉儿,就问她是否婚嫁,难道是他老婆没了,想要续弦?刘震撼有些恶毒地想到。

  「还没呢,亲爱的导师的导师的导师的导。」茉儿水亮亮的大眼睛一转,便开口道,清脆的嗓音像是夜莺一般。

  「哈哈,李察,不要想歪了,我只是一时好奇而已。翡冷翠虽然刚建立才半年时间,名气却着实不小啊,听说你的三位夫人亲自招待客人是吗?我很好奇茉儿是否也会加入,毕竟消失了上万年的」四大美女种族「之一的蝴蝶人很是奇货可居啊!」穆里尼奥大人很是潇洒地一笑,还为茉儿这位徒孙播撒了一道「祝福光环」。

  穆里尼奥来到翡冷翠的原因很复杂,一方面是身为王国十二主祭之一,穆里
  尼奥有重要的任务和奖励颁给自己的这位徒孙;一方面也是对立足未稳却声名乍
  起的翡冷翠存了一丝好奇之心;最重要的一方面则是听到了翡冷翠的艳名,对自己的女儿有所担心。

  歌坦妮为了迎接父亲的到来,穿着一身英姿飒爽的武士服,这也是她的日常着装。歌坦妮毕竟只是个圣殿骑士,带来翡冷翠的那点家私都是寄存在坐骑铁十字兽的鞍鞯上,跟坐骑一起收入冬眠空间的,容量非常有限,根本没有地方放更多的东西。毕竟空间魔法物品在整个爱琴大陆都是抢手的玩意儿,更遑论被称为「魔法荒漠」的比蒙王国了。毕竟不是谁都想刘震撼一样,一鸡巴戳死了个黑暗精灵女王。

  穆里尼奥身为博得族领主,在领地也是说一不二的主,极有权势,而为人犹如皓月当空,整个就是「伟光正」的化身,他的属下谈论起翡京的时候,也是含含混混的,不但多说。本来穆里尼奥心里也是有些猜测的,但是亲自踏上了翡冷翠的土地,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传闻中的「色情之都」的味道。相反,他这个走了桃花运的徒孙的几位妻子都给他留下了极深的正面印象。不论是身上穿着月色般的轻纱的凝玉,还是祭司袍下光溜溜的海伦,都是人间绝色,可遇而不可求。只可惜艾薇尔没有出现,听说她可是海族的美人鱼公主。这样的绝色女子肯把自己布施出去,让众多男人品尝到她们的美妙,其伟大情操简直令人感动。如果不是出于一些古老的习俗,穆里尼奥都冒出把女儿歌坦妮嫁给这个匹格领主的念头。
  借着晚宴的机会,穆里尼奥透露出了他的来意。多洛特大公在张伯伦亲王手下医师的努力中,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多亏了刘震撼在翡冷翠的战斗中消灭了丹泽家族的主力,夏尔巴家迎娶的长公主顺利继承女大公的头衔,与此同时,夏尔巴家族当初给刘震撼许下的诺言也到了兑现的时候。为了表彰刘震撼立下的大功,身为王国十二金袍主祭之一的穆里尼奥大人特地带来来自皇室、神庙和长老院颁发的勋章等物。

  然而,树大招风,一山容不得二虎,刘震撼的强势崛起,直接影响到了雄心勃勃的穆里尼奥。身为祭司传奇的穆里尼奥,不论是年龄、功勋,都远远无法与崭露锋芒的刘震撼相比。为了不让迎回重组比蒙的刘震撼独占鳌头,穆里尼奥不得不宣布自己在日前也迎回了消失千年的美杜莎族比蒙,而他们新的聚居地,就在现在已经是翡冷翠后花园的多瑙大荒原中,钳制之意一望即知。不单如此,翡冷翠笑傲荒原的根本——翡冷翠香军,穆里尼奥也要借着重整圣殿骑士团的机会杯酒释兵权。

  穆里尼奥大人轻松写意地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女肉竹米饭,玉树临风的神态下,仿佛充满了对徒弟的赞许。

  刘震撼陷入了沉默,嘴角的笑容渐冷,手中的餐刀也停滞住了。

  龃龉渐生之中,晚宴也陷入了不尴不尬的冷场。

  「呃……李察,既然你已经收下茉儿为徒,她的身体里还有艾薇尔的灵魂,所以你看这开苞,是不是交给穆里尼奥大人……」崔蓓茜开口了。在翡冷翠居住的这段时间,她是真心爱上了这块美丽的土地,然而此时她也看出情郎与爱徒之间的对立,夹在中间的她立刻想出一个办法缓解气氛。

  「哈哈哈哈,说得有理。茉儿身为『苍穹先知』,由穆里尼奥大人给她开苞,实在是难得的雅事。所谓『一树梨花压海棠』嘛……」刘震撼生硬地摆出一副笑脸,放下了手里的餐刀。坐在他身边的凝玉分明看见刀柄上被攥出一圈清晰的指印,仿佛这刀柄是泥捏出来的一样。

  「妮可说得对,正所谓『长吁不整绿云鬓,落花辞枝羞故林』,如此雅事怎能少了我?」穆里尼奥长身而立,哈哈一笑,伸臂一揽,就把茉儿抱进了怀里,当胸一掏,就扯开了她的袍子。

  别看茉儿年纪轻轻娇小玲珑,胸前双峰可是比三位老板娘还要雄伟。洁白的肌肤反射着夜明珠投下的光晕,竟然有几分远东名贵瓷器的色泽。坐在穆里尼奥身旁的崔蓓茜赶紧解开情郎的金袍,露出一身结结实实的肌肉。

  全场哗然。元素使用者身形羸弱已是通例,翡冷翠领主这样的「歌武双修」
  毕竟只是少数中的少数。没想到祭司传奇穆里尼奥大人竟然也有一身不遑多让的肌肉块儿!更让人惊叹的其实来自于主祭大人的胯下——那根鸡巴棱角分明甚是不凡,表皮更泛出一股紫金光泽,就好像铜浇铁铸出来的一般。

  「名器『铜须』!」见多识广的安度兰长老低呼道。

  「靠,不过是『包钢之皮』,金枪不倒而已。」刘震撼知道自己就是个上手就射的早泄男,口气难免酸酸的。

  穆里尼奥把茉儿的双腿担在臂上,手中抱着滑不留手的丰满屁股,面前是乳香摇曳的一双奶子,顿时性致高昂。本来他还打算让崔蓓茜给惹人怜爱的小姑娘舔出淫水来,却没想到茉儿的阴道里早就泛滥成灾,小股小股溢出的淫水甚至打湿了穆里尼奥的鸡巴,更有一股香甜的花蜜味儿飘散在空气中。

  穆里尼奥叹了口气,道:「有道是『狂蜂浪蝶』,弗里斯蜂族每年通过滥交庆典选出『女王蜂』以及鸳弗瑞族蝴蝶人泛滥的淫汁蜜液,这都是当年比蒙帝国的浪荡子念念不忘的典故。虫族比蒙消失多年,这些传说连我几乎都忘记了。英雄出少年啊,如果不是李察你,我哪有这个机会体味着万年前的传说?」

  穆里尼奥那久经砥砺的名器鸡巴早就瞄准了茉儿湿透的小屄,只见他双臂一沉,茉儿娇蕊就瞬间吞下穆里尼奥那颗愣头愣脑的龟头,顶出一股羼着淡淡血丝的透明淫水。刘震撼看着这颗给自己的女人开苞的龟头,不禁想起他给果果用熊地精奴隶挖掘出的青铜铸造出的八棱铜锤来。

  「啊……」茉儿张开水嫩的小嘴儿,发出一声摄魂夺魄的娇喘。在场的女眷一听,脸立马就红了。

  「这小妮子,也是个祸国殃民的货色……」凝玉穿着的半透明纱裙眼瞅着洇掉了一块儿,那抹胯间的湿痕以及那丛微微招摇的阴毛,在夜明珠朦胧的光线下,恰好组成了一副东方的山水画。

  「呜……进来了……好粗……好烫……」茉儿呻吟着,身子缓缓下沉,将穆里尼奥的「铜棒」吞入阴道中,可是主祭大人雄伟的鸡巴还有一段留在外面。
  「等等,已经顶到尽头……了……还在往里……好深……呜……」茉儿的阴道在重力的作用下将那长长的鸡巴全根吞入,樱花般的阴唇和阴蒂顶在穆里尼奥白金色的阴毛上。娇小玲珑的茉儿竟然能够把她身躯三分之一长的肉棒全部吞没,在最后,她甚至捂住了嘴巴,好像害怕肉棒会从嘴里钻出来一样。

  穆里尼奥微微一笑,他并没有急着抛弃怀中的少女,而是把鸡巴顶在少女的最深处,微微搅拌起来。

  茉儿最敏感的地方全都贴在穆里尼奥修成毛刷般整齐的阴毛上,随着男人的动作,被毛发轻柔地洗刷,最深处最娇嫩的地方还有一根铮铮铁骨的肉棒搅动——初经人事的少女遇上身怀绝技的老炮,第一轮交手就已经落败了。

  「不……啊……不要搅……啊……要坏掉了……啊……啊……不要蹭那里…
  …呜……好痒……不要了……啊……导师……不要了……啊……」茉儿娇声淫叫,在穆里尼奥的手臂上扭动着胴体。

  穆里尼奥微微一笑,手中保定少女,屁股向后一缩,就把鸡巴抽出一半,紧
             接着向前一顶——

  啪,男人的小腹拍击在少女的胯下,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铜锤一般的龟头重重如同攻城槌,重重地拍击在少女的子宫口!

  「呜!」茉儿悲鸣着,身体反弓,白皙的后背拉出一道纤美的弧线。

  回应她的是穆里尼奥的又一次撞击,然后又一次,然后又一次。抽插几次后,穆里尼奥又会暂停下来,让茉儿喘口气,同时用大鸡巴在她的阴道里搅拌起来。
  不一会儿,茉儿的淫蜜就多到沾满穆里尼奥的卵蛋,甚至顺着腿流下去。而在两人胯间,这淫蜜早就被搅拌出大量泡沫,散发着淫靡的香氛。

  海伦从刚才起就一直没吭声,看了一会儿,早就情动不已了,此时干脆钻到穆里尼奥的胯下,跪在地上,伸出小香舌舔着导师卵袋上的淫蜜。一瞬间,小狐狸的眼睛就亮了,对着穆里尼奥的卵袋一顿狂舔不说,还趁他用鸡巴搅拌的时候,狂舔两人结合处的泡沫。

  添了满满一大口后,海伦一下子蹦起来,蹿到老刘身边,先给了他一个舌吻。
  「呜……什么……黏黏的好恶心……不过味道倒挺好……」老刘咋么咋么嘴,忽然觉得味道不错,微微腥臊后有一股花蕊中的甜香,而且甜丝丝的。如果单纯是茉儿小丫头的淫水,老刘肯定喝得很开心。但是想到里面还有穆里尼奥的鸡巴的味道,老刘就觉得有点反胃,连忙扭头出去喘口气。

  海伦见老刘这个反应,干脆不理他,搂着凝玉的脖子就香舌纠缠起来,把嘴里舔来的淫蜜分给了正房大妇。凝玉本来看得就已经动情了,嘴里一尝到那股淫靡的味道,两条腿都丧失了力气,瘫倒在身旁一个坐在长凳上的特拉维夫狂战士身上。狂战士一愣,顿时乐不可支地撩开凝玉的裙子,挺着鸡巴就要肏她。
  这个狂战士是穆里尼奥的追随者,身材壮硕得像头布尔,这种割瞎一只眼的百人斩狂战士,翡冷翠民兵们在翡冷翠保卫战中见得多了,所以先前都不屑鸟他。
  谁知这家伙走了道格屎运,凝玉老板娘竟然倒在他怀里。叔可忍婶不可忍,顿时站起来好几个民兵,分分钟教这个狂战士学做人。

  不过比他们更快的,是早在一旁准备好了的罗德曼。这个宝货佝偻着背,手里拿着雪白的手绢捂着嘴,肺痨鬼一样地咳嗽不停,等手绢拿开时,上面洇着一滩刺目的红色。肥罗颤颤巍巍的走到狂战士身边,手指往凝玉老板娘腰上一搭,屁股一挤,就把那个狂战士挤了个大马趴,自己搂着老板娘坐在了大板凳上,鸡巴一竖,熟门熟路地把凝玉的小嫩屄就套了上去。

  狂战士双手一拍地面,上身就挺了起来,面目涨得通红,脖子上的血管突起,像是蚯蚓一般跳动,眼瞅着就在狂化的边缘。穆里尼奥的追随者中有精灵女祭司,本来站在一旁看热闹,一见场面不对,赶紧朝狂战士播撒了一道「冷静之光」。
  这个狂战士冷静了一下,没有跟肥罗大打出手,而是一脚踹飞了肥罗屁股下的大凳子,打算让肥罗也丢个人。

  谁知肥罗看似坐在大板凳上,实际是扎了个四平大马,只是屁股面挨在板凳上而已。板凳飞了,肥罗还是不动不摇,只是用腰胯力量将凝玉颠上颠下,筛糠也似,搂着凝玉亲嘴儿的同时,还不忘用长鼻子卷着凝玉的一个奶子尽情揉弄,一边还从老板娘的云鬓中冲那个狂战士挤了挤猥琐的小眼睛。

  另一边的海伦又跪在穆里尼奥两腿间,跪舔他的卵袋了。不过这一次,海伦干脆把两个硕大的博得卵蛋含入口中舔舐。穆里尼奥虽然久经沙场,这种把式倒也是头一次见识。肉棒尽根没入茉儿的阴道同时,睾丸也被一张温暖湿润的嘴巴吸吮着,恍惚间仿佛整根鸡巴蛋全都肏进茉儿体内一般,更遑论他向上肏的时候,从龟头上传来陷入子宫口的快感,以及同一时刻从卵蛋上传来的轻微的拉扯感,微妙的混合简直让穆里尼奥有种灵魂离体般的快感,手里抛动茉儿难免越来越用力,前一秒还只有龟头卡在阴道口,下一秒就重重地撞入阴道深处,把子宫一直推到阴道和韧带拉伸的极限,而后,又狠狠地撞击在子宫口上。

  「啊……啊……嗯……要……要被、肏穿了……要坏掉了……啊……导师…
  …啊……饶命……啊……啊……李察……导师……啊……老公……救我…
  …啊…

  …我要、要被……啊……要被肏死了……啊……不行……要穿透了……啊……啊!」

  茉儿嗓音特别细腻,仿佛南十字星森林中飞舞在星光和月华之间的夜莺,不知不觉中,穆里尼奥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这一次,穆里尼奥将茉儿高高地抛起,就连龟头也只有最前端还顶在阴道口。
  在茉儿滞空的那一瞬间,穆里尼奥的手动了,从捧着茉儿的屁股变成握着她的胯骨,动作快地划出了残影。

  然而安度兰长老早已看穿了一切。老玳瑁人的眼中精光一闪,转瞬即逝,又变回了其貌不扬的老头儿。

  却说同一时刻,穆里尼奥握住茉儿的胯骨,借着她下落的趋势,又加了把劲儿,同时屁股向前一拱——

  电光火石,很多事情——叼着导师蛋蛋的海伦被生生拽离地面一寸;重击之下穆里尼奥的鸡巴终于破开坚守的子宫口,攻入了少女从未被触及的圣洁的子宫
  深处;茉儿的淫叫变成一声呜咽甚至翻了白眼;同时收到来自鸡巴的快感以及来
  自睾丸的痛感的穆里尼奥彻底放开了精关——都瞬间发生,围观者中动态视力不好的施法者甚至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看到穆里尼奥用力把茉儿的阴部压向自己,仿佛要把她揉碎一样,死命地压着,高高提起脚跟,仰着头,喉咙间「咯叻咯叻」地响着,浑身直颤,就仿佛一个打摆子打得正嗨的疟疾患者又挨了一电棍,抖得这叫欢实。就连海伦仿佛也感觉到口中含着的导师的卵蛋正随着他身体的颤抖而脉动着,榨取着里面储存的全部精子,在身体里转化为精液,再灌输到茉儿的体内。

  「呼哧、呼哧……」穆里尼奥的喘息如同剃刀山大地精铁匠铺的风箱。他缓缓地把发射完仍然没有变软的鸡巴向外抽出,每一次鸡巴刮蹭到茉儿阴道中的肉褶都会让他后背一哆嗦。

  海伦忙着为导师舔舐着肉棒上沾着的淫水,从茉儿的阴道里出来一寸,她就清理一寸,煞是悉心。等到龟头也该抽出阴道时,海伦看到了一副诱人的景象——一个圆滚滚红彤彤的小肉圈像小嘴一样咂住穆里尼奥的龟头不肯松口,甚至被拖出了阴道,通红的肉壁上缀满了晶莹的露珠。这种场景对于海伦而言,早已司空见惯,她的舌尖直接顺着穆里尼奥的肉棒舔到茉儿的子宫颈上,把那些香甜的淫水悉数舐入口中。

  子宫颈被舌尖撩拨的触感惊醒了神游天外的茉儿,她睁开眼睛,正看到穆里尼奥将龟头抽出子宫颈的画面:见棱见角的龟头从恋恋不舍地肉团中拔出,玫瑰红的宫颈口发出恋恋不舍的「啵」的一声,热辣的精液尚未泄漏,就整个被海伦含入红唇之间,灵活的小舌头还顺着导师留下的尚未合拢的开口中钻进去,四处游荡,又吸又舔,把混合了香甜淫蜜的精液吃干抹净,舌头摩擦子宫内壁带来的快感不禁使她娇喘着抗议,海伦方才停下了她作恶的小香舌。

  穆里尼奥把茉儿放下来,茉儿甚至腿软到无法站立,直接瘫坐在地面上,捧着心口细细喘息。

  「傻蹄子,你都脱阴了,地面这么凉,你不能直接坐在地上的。」海伦是老刘的导师,老刘则是茉儿的导师,所以海伦对于自己的这个徒孙还是相当照顾的,弯腰把着茉儿的胳膊,非把浑身无力的茉儿拽起来,扶住了,又朝安度兰长老直招手。

  老玳瑁人拄着拐杖,慢吞吞走到茉儿身前,先从兜里掏出个小葫芦,倒出一粒药丸儿给她服下,又不紧不慢的念诵治疗祷言,一会儿功夫就治好了茉儿脱阴的这个毛病。

  「这位就是安度兰长老,翡冷翠的苦行僧,功力深厚啊!」陪同穆里尼奥前来翡冷翠的是东北祭坛的维安大萨满,齐丹大人。这个老模特人不出声的时候,存在感完全被光芒万丈的穆里尼奥压了下去,直到主动开口,许多人才发现原来他在这,「茉儿刚被李察收为徒弟,还没练过翡冷翠的『瑜女心经』,要不然就可以吸收精液中的生命精华,断肢重生也不在话下,我亲眼所见啊。」

  穆里尼奥面色微动,先对这位看着就有好几千岁的老苦行僧施了一礼,正色道:「安度兰长老,内人米兰妮,身体……略有微恙,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不知能否劳您前去勘诊一番?」

  安度兰长老微微一笑,说:「葭笥在上,苦行僧一直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尊夫人的病,虽不敢夸口药到病除,但也是十拿九稳,只是放不下翡冷翠这里需要救治的病人啊。」

  「爸爸,让您手下把妈妈送来翡冷翠就好了,安度兰长老肯定能治好妈妈的病的。」歌坦妮的声音传了过来。

  穆里尼奥回身看向自己的女儿,直接愣住了。

  歌坦妮身上穿着的并不是大家见惯了的武士服,而是而是一身洁白的丝织紧身衣。这丝质洁白细腻,反射着盈盈光泽,更兼弹性惊人顺滑无比,像是第二层皮肤一样紧贴在歌坦妮的身体表面,就连胸前两个突起的小点和股间勒出的骆驼趾都清晰可见。也不知道翡冷翠这样的荒山野岭是从哪里搞到这种比最名贵的东方舶来丝绸还要更加优质的丝织品的。在歌坦妮的腰间,还围了一条白色透明硬纱裙,没有丝毫下垂而是平平地展开,衬托得歌坦妮的腰肢更加纤细,双腿更加修长,也引得在场所有人将视线投入她股间那个神秘的三角区。

  刘震撼在旁边看着穆里尼奥那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的表情,跟噎着了的珍珠鸡一样一个劲儿偷笑,觉得能看到一直摆出雍容优雅的主祭大人如此失态,就算原定由自己开苞的徒弟沦陷他手也值了,先前跟穆里尼奥的不对付,也都由此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翡冷翠这样的小地方今晚迎来了诸位大人莅临,真是蓬荜生辉!酒足饭饱,没有点余兴节目怎么可以?今晚就让我的几位妻子给大家展现一下翡冷翠的风情吧。」刘震撼也换了一身人类国度里吟游诗人的打扮,手里拎着那把龙晶弦子,琴弓一摆,就拉出一道奇妙的旋律。伴着旋律,凝玉跳起了东方宫廷流出的《掌中舞》,海伦揽着树在红土中的酒盅钢柱跳起了《钢管舞》,茉儿在喘息了一会儿后也加入两位师娘,跳起了鸳弗瑞族传承的《蝶恋花》。三位各堪胜场的美人或着轻纱,或着花瓣裙,或者干脆一丝不挂,翩翩起舞。

  不过最出人意料的是歌坦妮竟然也大大方方地入场,穿着那一身黛丝精心制作的舞裙,跟三位老板娘一起,跳起了斯迈族最经典的芭蕾舞《天鹅湖》。领主大人刚刚明明说得很清楚,「他的妻子为大家献舞」,茉儿加进去倒也情有可原,毕竟她的身体里还有艾薇尔的灵魂,但是歌坦妮这么主动地进去……背后的意味不由得令人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翡冷翠民兵们唯恐乱子不够大一般地起着哄,跟着领主大人的节奏,用手里的酒杯敲打着原木的桌子,砰砰作响。先前在翡冷翠助战的几位福克斯狐族权杖祭司都很精明地不发一言,倒是心眼很实的彼尔族祭司勒梅尔大人和德尚大人因为跟老刘混得熟,被热烈的气氛一感染,就掏出自己的乐器,随着老刘的节奏给他伴奏了起来。乐器一多,气氛如火上浇油,愈加热烈,场中的四位美人儿跳得越发起劲儿,蚌壳、狐尾、蝶翅、羽翼、玉臂、美腿、丰乳、肥臀、俏脸、嫩屄齐飞,一时间春光无限。

  歌坦妮的俏脸上满是红晕,仿佛是天边的火烧云。

  穆里尼奥的俊脸上满是寒冰,仿佛是远方的泰穆尔拉雅大雪山。

  崔蓓茜尴尬地呆在原地,下场拉歌坦妮也不好,劝慰情郎也不好,水蛇腰却在不自觉地随着音乐的节拍微微扭动,颇为妩媚。

  刘震撼斜眼打量着导师的脸色,嘴角挂上了一缕得意的笑,琴弓一摆,拉出翡冷翠人耳熟能详的小调《剜奶阴翡京》,开口唱了起来:

           「剜奶阴翡京我留下许多精

          老板娘做不做爱都是最美的风景

            剜奶阴翡京我留下许多精

          不敢在午夜问路怕走到了窑子深处

       人说窑子地深处~~(奥胖捏着嗓子和声~)

            住着骚夫人被嫖客中出

        爱绿帽的李察大人~~(众河马和声~)

            依旧欢迎那肏她们的人

        人说东北的翡京~~(翡冷翠民兵和声~)

            会有老板娘站在窑门旁

        穿着透明的纱衣~~(翡冷翠居民和声~)

            呼唤嫖客来屄中流着水

           剜奶阴翡京你可要喝龙蛇变

           走在窑子门外没有人不动春情

            剜奶阴翡京我留下许多精

  嬲嫐挊窊窳突兲 是翡京的街景」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ppaaoo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